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是對高回扣的正確回應_北京中日友好醫院

發布時間:2019-06-20 09:37  點擊次數:170  來源:中山醫院

  健康有多重要?對個體生命的存續而言,健康是最基本、也是最根本的需求。就像人們常說的:擁有健康不代表擁有一切,失去健康則萬事歸零。正由于生命殊為寶貴,救死扶傷的行業也尤讓人重視,近年來圍繞醫患關系的新聞更是往往引起民眾熱議。日前,央視新聞一則“高回扣下的高藥價”引爆大家眼球。據新聞報道,通過對6家大型醫院歷時8個月的調查發現,部分藥品回扣高達藥品價格的50%。隨即國家衛計委對高價回扣事件展開調查,并及時向社會公布調查結果,對涉及的違規人員依法依規嚴肅處理。

  廉價藥是滿足基本醫療衛生需求的藥,但如今卻成為市場上難以買到的藥品,同時,部分藥品價格過于高昂一直廣為人詬病,即使是醫療保障體系取得長足進步的今日,“生不起大病”仍然是一種廣泛存在的現象,不管是在國內還是在國外,每年病患因疾病對應的藥品價格過于高昂而得不到有效治療的新聞屢見報端。這樣的背景下,高達藥品價格50%的回扣自然狠狠的沖擊了大家的心靈。而其中更讓人揪心的是這樣一句話:“若醫院藥品采購目錄里有兩種藥是治療同一種疾病,醫生一般會開回扣比例高、金額大的藥品。”毋庸諱言,當社會群體久苦于高藥價,自然會義憤填膺。

  若我們的思考僅停留于這個層次,那么我們腦子中那些身著白大褂救死扶傷的形象是否會蕩然無存?但是,在一系列輿情反轉下成長起來的中國網民學會了深入分析,于是乎,這次媒體的報道引起了極大的爭議,認為這個新聞報道揭露社會問題的初衷無可厚非,但是看問題全面程度上,過于針對醫生卻是失之于片面,容易誤導輿論。的確,收受回扣的醫生確實存在,倘若因此否定了整個醫生群體,是否是對那些時刻挽救我們生命于危難卻拿著微薄收入的醫生們是一種莫大的侮辱?

  歸根到底,輿論監督不是要打倒醫生群體,而是呼吁、引導社會直面問題。如何解決這個問題?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就是關鍵所在。

  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首先應當落腳于繼續推進醫藥制度改革,保障“廉價藥品”生存空間,讓昂貴的藥品逐步失去生存的土壤。一方面,圍繞去年出臺的按照《關于印發推進藥品價格改革意見的通知》規定,完善藥品采購機制,發揮醫保控費作用,藥品實際交易價格主要由市場競爭形成,以“無形的手”調控藥價,避免劣幣驅逐良幣。另一方面,國家要對部分藥品進行適當的財政補貼,特別是一些進入醫保的“廉價藥品”,由于這些藥品涉及基本醫療保險,藥廠很難通過市場來調節價格,這就需要國家對一些確實利潤微薄的藥品予以一定的財政補貼,以“有形的手”讓這些藥品得以生存下去。

  進一步的,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正視醫生勞動價值也是破除“以藥養醫”現狀絕不可少的步驟。我們可以看到,在國外,醫生都是診費、手術費等純人工收費高,一個醫生水平越高,其診費、手術費越高,其收入也就越高。而在當前“以藥養醫”模式下,由于診費長期壓低,一個醫生的收入往往靠開藥多少決定。這樣的情況下,醫生的收入反而和醫療水平沒什么關系,同樣看一個病人情況下,如果一個醫生問診細心(花費時間長)、開的藥便宜,自己收入就會很低;而一個醫生問診倉促(花費時間短),開的藥貴,這個醫生的收入就會高。當醫生和醫院的收入低到難以為繼時,那么以藥品的高利潤拉動醫院的經濟效益,維持醫院的正常運轉的現象就永遠不會根除,那么高昂藥價卻是會死灰復燃?

  沒有全民健康就沒有全面小康。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是健康中國的關鍵一環,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還有眾多路途要走,強化藥品競標采購機制、加強藥品采購監管、增大醫療衛生財政投入等都是不可或缺的環節。且讓我們以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來回應“高藥價回扣”期待全民健康之日!(蔣妥)

上一篇:國務院醫改辦負責人解讀《國務院深化醫藥衛生_新鄉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 下一篇:2016年內蒙古將加快推進醫藥衛生體制改革_鼓樓醫院
老快3开奘结果